♪神灯

Stat rosa pristina nomine,
nomina nuda tenemus.
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,
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。

存档用

写了的东西存个档,盖时间戳吧。


===


《未知的光》,近未来AU,AE-R,伦理故事


===




《不死鸟》,近未来AU,AE-R,续命故事

===


《返景入深林》,古风AU,MA-R,武侠故事


===

我还抱着“有朝一日会写完也许还出个薄本”之类的信念呐…………


降温下雨又着凉了,翻出来一盒子药丸慢慢吃。
以前暗恋过的男生在感冒的时候给我的药,终于吃完了,好像什么东西终于结束了一样。

唯一的遗憾是,这狗日的龟孙在我(曾经)的少女心上留下了不可饶恕的灾难性伤害,我还没逮着机会胖揍他。
好难过哦,好想揍他啊。哭唧唧。

一直一个人喜欢了很久的作品或者人,会连卖安利都根本舍不得。就好像在假装全世界都不知道他的存在,好像全世界,只有我一个人能看见他身上发的光。
也不像追星那样真正狂热地、拿在台面上喜欢,看见和他相关的东西会稍微留心一点点,也会做一些和这个人、这个作品有关却又没什么意义的事。说是心头至宝好像也算不上,可是绝不是无关轻重的那一类型。

直到有一天忽然发现全世界猛地开始热情追捧他,开始盛赞他的才华他的成就他的每一个细节,每个人都开始以把他的名字挂在嘴边为时髦。我觉得像是被背叛,可又不像是。
仿佛见证成长的小偶像,从以前还会和自己互动、笑容甜甜的孩子,成长为我再也触摸不到的巨星。他不会记得我,也不再和我有任何关系...

去了前门和大栅栏一片的胡同转悠
人比风景更有趣,就是游客和山寨稻香村有点太多了…。

我最喜欢的一个图书馆还在修,到冬天过半之前大概都不会开门。

除了写论文要用的书全都悲惨地被埋在了地下书库以外(像一个活的坟墓),中午和下午的课之间能小坐读书的去处也消失了。
说起来我最喜欢它,无非是因为别的图书馆都更糟,更远,既缺书也缺单人坐处,好像只有自带学习资料、和二十个不认识的人共享一条长桌才是学生在图书馆的本分。

干嘛不开个专门自习室呢!我只是想找点书读而已,不想在自习的长桌之间来回走,因为自己的脚步声而感到羞愧。
在地下书库时,我的脚步声就和在地面上的自习桌间一样清晰,但我不会羞愧。静谧而无人打扰的书柜让我感觉敬畏,感觉自己不过是这些字句纸页上的过客;它们有它们的天地,我是旅人。而我沿着台阶...